跳到主要內容

整個基隆都是我的外拍景點+308紀錄




只要帶著強烈的創作者自我意識,公共場合把娃抓來抓去的拍照一點障礙都沒有,什麼特定外拍景點?整個基隆都是我的外拍點呀,改天還可以拍十二生肖橋哇!是說基隆的市容以市區來講真的不算太糟糕,我這麼隨便的把娃丟在地上拍照也不奇異,也沒有亂入的東西破壞美感XD

其實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純抱著一隻娃走來走去會被當作精神疾病患者,但同時揹著貴一點的相機,瞬間免費升級成藝術工作者,臉還會變得又跩又囂張呢。

政治成分超濃,超吱味,不爽不要看:D

回想起來這個禮拜好像一直在出去玩跟外拍,星期六去皮諾丘,星期日帶著皮諾丘買的東西去情人湖外拍,星期二在市區參與悼念基隆二二八受難者的活動,其中的空檔是有東摸一點西摸一點的做娃,但是進度太微米了就不說了!

再更早以前,上週臉書發的製鞋教學相簿,分享數破兩百,而且神奇的地方是分享的族群幾乎是泰國,也有不少馬來西亞跟越南,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華裔所以看得懂我用華語編排的製作教學,還是我的照片鮮明到可以看圖理解我想表達的東西呢?也因為這件事,我的臉書好友暴增了泰國人,現在動太滑一滑會出現很多泰文,我根本看不懂。現在我只知道,我已經南進了,往北方發展的人已經看不到我的車尾燈!


哥哥要把妹妹丟下橋的照片:D


情人湖是好幾條山間的小水流匯聚成的湖,每一條小水流都有一條矮矮小小的橋,橋的比例基本上就是娃的比例。我以前說過,基隆的路都是小小窄窄一條,連觀光區的路也是小條,但也因為這樣,娃拍起來就像是人站在正常大的路上,這就是基隆的特色跟適合拍娃的原因了。


看這麼小條的步道!!!

結束,接下來就是昨天的事的後記了,會特地打後記是因為特別的深刻。




蔣開SHIT派來的中國軍隊從基隆港上岸後,狂殺亂殺大暴殺,有辜無辜通通殺,港口染成血色,人民悲痛又無助....

上午一個人跑去海洋廣場側邊小看台上,幫詠詠拍了符合他比例的悼念照片。今年相關活動的訊息好像比較少,我一直都找不到資料,沒關係我依然可以用我的BJD作品拍攝情境圖來表達悼念的情緒,就出門拍照了,拍完之後邊往文化中心的方向走,咦?帳篷?獻花區?嗯!?經過獻花區的時候我偷摸花跟詠詠拍照,突然被路過,參加活動的家屬目擊,嗚嗚我真的不是偷花賊啊!好丟臉真想直接跳進基隆港!!同時附近也默默的掛起台獨旗,好吧,我決定要回家吃飯,準備一下再出來尬廣洗頻!

去年的308追悼我也有去,我跟HG大大兩個人披著台獨旗,默默的遊走在海洋廣場當台獨自由球員,然後去年夏天之後,因為民進黨的競選活動,比較認識基青陣跟基隆小英之友會的人,今年我單槍匹馬(HG大大還在上班)披著台獨旗去活動現場,一到就被小英之友會的阿公阿嬤華麗麗的招呼跟寒暄,跟個紅人沒兩樣!


跟去年不一樣的是,我把詠詠也帶去了!我台獨旗披在背後,詠詠沒有等比例的布旗,所以把貼紙的背面用透氣膠帶跟竹籤黏住給詠詠舉著!


台語比去年好一點但依然不輪轉的紅衣小油蔥,我是說市長www默哀一分鐘之後,天空開始下起雨了,大家都說是天公伯也在流眼淚QQ去年的308也是下雨的天氣。


顧立雄律師說話中,適應坐在油蔥的旁邊,穿搭還跟我畫的一模一樣...這畫面!!!


有圖有證據,跟我畫的圖只差沒有掛滿小卷了,去年適應不是立委不會坐在油蔥旁邊,國樑兒是KMT,掩蓋大屠殺事實都來不及了不可能會來這種場合,這也是變天之後才看得到的畫面啊~(不要玩市長


獻花中的獻花區不是個適合拍娃的景點,所以沒有詠詠!


補上上午偷花賊時期拍的

西門町台獨旗隊跟去年一樣有來,今年的旗因為海洋廣場整修沒辦法掛在港邊,改掛在豬豬橋的兩側,還有一個大哥握著一根旗站在文化中心廣場,大帳篷的後面,就這樣搭上話了,後來旗隊約我去舉大旗繞市區一圈,我就去了。作為一個聲稱手工要很細,要很小力,所以手沒力的人,舉大旗子走路舉得我東倒西歪,硬撐不敢說XD旗子不算太重,就是布面很容易被風吹得歪來歪去,而且基隆的電線很低,要一直上上下下真的有點吃力。

於是我的旗隊初體驗就是在基隆發生了,更奇幻的體驗呢,就是旗隊走了一圈回到火車站,本來準備要搭車回台北,突然改變主意說要留在基隆吃晚飯,還約我一起去,我就這樣跟著一群台獨阿公阿嬤叔叔阿姨一起吃了熱炒,整天的經歷都超奇妙的感覺。

我們這個年代的人,會支持台獨的理由就跟呼吸一樣簡單,我們剛好是受到扁時期教育的台灣本位教育,而且對於白色恐怖跟戒嚴時期只剩下課本的文字印象,所以我們長成了想什麼就說什麼,敢衝撞體制,敢爭取自由人權的天然獨的形狀。

我眼裡的「支持獨立建國」,是這麼理所當然,但是在這群背著創傷的大前輩眼裡,不覺得我們是理所當然!談話的過程,他們一直表現出看到有後進的年輕人很高興,台灣有這樣的年輕人太好了的鼓勵,又不時透露出擔心,擔心我們想走這樣的路會辛苦,會被查水表買普洱茶,還一直跟我說如果我有遇到事情要告訴他們,他們會幫我想辦法。雖然到了2016還可以發生憲兵闖民宅這種荒唐野蠻的事,不該發生在民主國家的事,但是我還是願意對台灣抱有希望,希望加速台灣建國而且走向成熟民主國家。

雖然我很少真的上街頭,我大多的時間是個鍵盤建國+創作建國+BJD建國的人(越打越心虛)比起在外面流血流汗的人我好垃圾,但我還是個無車無房無存款,窮的只有夢想跟理想的年輕人,在追求建國的同時我還是需要想辦法討口飯吃,我只能把追求建國的理想混進我吃飯的工具中。也就是我一邊捏娃,一邊偷渡四個字「台灣獨立」的原因,這是現階段各方面能力都不足以有什麼作為的我,能做的事。

之前帶娃參與活動,像是318、同志遊行、聲援雨傘革命,都還有些固有的符碼可以讓我在娃的外表上做為表達的依據,不過這次的詠詠,完全只是個帶著台獨旗的路人,就跟我一樣。大部分的民眾看到娃,會說好可愛,再來就是問我想表達什麼,我是這樣回答的:「這是我的作品,而台灣獨立建國是我的理念。玩這種東西的人通常只會把他們打扮的漂漂亮亮,多數玩家也都是小確幸的生活著,並不關心真實的社會,但是我偏要把娃這種夢幻的東西帶入寫實社會中,他們參與社運、參與抗爭,我拍照,散播照片,當作一種媒介,偷渡、傳達訊息給其他玩家,以人形紀錄的方式來表達我對社會的情緒與期待。」...雖然我是這樣想的,但是我現在還不夠強大,沒辦法強大到能把訊息傳得很遠,所以我需要繼續努力。

我總是告訴自己,我比其他已經成功的創作者更棒的地方,就是我在乎民主自由、在乎人權議題、在乎社會、在乎本土價值,更在乎台灣的建國跟發展,我是個有堅強信念的人,姊捏的娃不是娃,是對台灣的愛!(?

教練我好想當娃圈魔魔嘎嘎、娃圈nagee啊!我知道用娃表達議題比用繪畫難上五百萬倍,但是我還是想做!現在沒幾隻娃沒幾個錢也許很難,但等我以後娃變多的時候會容易點!也許沒辦法做得比他們好,但我要做嗚嗚嗚嗚嗚!!!

唉~每次只要跟同溫前輩聊天都會有自己是一坨不成氣候的垃圾的感覺,想空想縫之後還是想打出這些來安慰一下我自己,提振一下士氣!自慰啦!

最後以台獨的50隻詠詠系列圖收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