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就用腦補的吧


距離發完耍廢月經文過了四天,你又以為我能多不廢呢哼!我看我可能要IDOLL結束之後才能讓自己定下心來步入正軌了...

為什麼我的蠢廢宅現在看起來像是文青攝影師,還是正派有為那種...不...(不什麼


昨天還去了正天龍國的大安區吃貴貴的飯,再去看娃友的畢業展,整個就是難以收心。

微大力好可愛喔,還可以穩穩地蹲大便,迷你尺寸就是這麼好玩~

畫面有點有趣的照片

就是昨天這樣開始被說帥的,搞得我原本覺得這個穿搭很宅,越看越覺得好像挺有型的,我的天阿,不要再說他帥了!不然我的宅哥會消失阿XDDD

唉,該怎麼說呢,我現在一直在東做西做一些不務正業的東西,是因為不想面對現實,有兩種不想面對的現實;一個是噴灰打磨這件事,另一個是模具製作的事。

打磨的方法,雖然一直有漸進地找到技巧,但是我還是很討厭每次磨一磨,覺得OK了噴了液態補土,又有明顯的沒磨乾淨的痕跡跑出來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做設計稿,已經用電腦瞪爛眼睛校稿,印出來檢查又有行距不協調、錯字的狀況一樣齷齪,然後一直重複發生,印了又印,改了又改,好想殺人!多印的紙就跟液態補土一樣,不斷的被浪費嗚嗚嗚,還有啊,每次噴完灰漆我都會對於我的原型感到害怕,超怕我會撞到他或傷到他,一旦又要補又要磨又一場戰爭,我的心惶惶,充滿了陰影跟恐懼,我這麼害怕到底要怎麼做娃阿XDDDD

至於模具,自從我在Flickr上看到韓國代翻大叔Harucasting的製模方式,我就覺得那才是我想要的製作方式,但相對的難度比較高一點,裝備等級也比較有限制,所以我處在一個心裡很憧憬,又擔心自己做不到的狀態,搞得自己停滯不前。打磨的瓶頸只能自己拿一把AK抵在自己頭上逼自己有所突破,這樣我才能去試模具的製作阿,搞不好到最後發現,模具真的不難都是打磨在折磨人。

說到這個翻模呢,韓國大叔是把原型架好之後把壓克力板封閉範圍灌好灌滿,灌得像塊石花凍,硬化之後再切割矽膠把原型抽出來,這個做法看起來是很省人力時間成本,不過基於我不確定我的脫泡機有這種能耐去抽這麼大量的矽膠,以及這麼精細的切割作業(這麼精巧絕對是次元切割刀啊!)所以我決定要以這種整塊矽膠模的概念為出發點,以油土隔離的方式隔出分割線,分兩次灌注完成,我還畫了圖筆記一下:

大概是這樣了,分兩次灌,讓我的脫泡機不用那麼辛苦,也把分模線留下,不用割到中風!

身體部位

大腿跟手臂大關節
就是這樣,要灌樹脂的時候用膠帶把分模線貼住,頂部再用膠帶貼出一個儲料槽,這樣就有空間可以讓我的樹脂抽真空的時候沸騰滾動了,目前的想法就是這樣,也許實際操作的時候會有異動吧,不過像我現在這樣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就只能腦補了!希望腦補腦補可以讓自己快點回到正軌,越想什麼東西就越容易吸引相關連的東西嘛,快把我吸回正軌啊!

最後...

我在大創發現了顏色粉嫩嫩豪可愛的圖釘,所以一個顏色四個,做了十二個手錶,當做IDOLL認親的小禮物!

錶帶是做可拆卸的,前面的頭飾鐵絲拗的,不過我沒有打算要打孔,穿過去就夠了,也不太會鬆開!

所以說IDOLL有抓到我的可以跟我領四分手錶,12條送完為止~不過我這種國際Y(YOU)H(HAVE)N(NO)F(FRIEND)認證的人,會不會12條通通自己帶回家啊!?然後我就把他們通通掛在我的娃上,從手腕掛到手臂,幹!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