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6的文章

做黑的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

做純的太辛苦了,做黑的要看起來好像很厲害容易多了,這麼簡單的道理脫星也明白的,於是,在這個沒有更新的一個月裡,我越來越黑了。我要變成暗黑界的大大了。本篇的黃腔跟成人內容就像業力引爆般的業障重,味道人士請自行迴避蛤

那些年一起做過的黑的,阿牛是媽媽桑,手上是荔枝口味果凍!